欢迎关注公众号 《小姐姐味道》 ,一起进步!

# 程序员 做头发 奇遇记

原创:小姐姐味道(微信公众号ID:xjjdog)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。

光的速度,是299792458m/s,即使她离你只有0.5m的距离,现在她的身影,映入你的眼帘,也需要0.5/299792458秒的传输时间。虽然微不足道,但我们还是能够用数字表达出来。

这表明了一个事实,我们眼睛看到的,全部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,没有人能够把握当下。

时光匆忙,头发每天都在生长。通常情况下,xjjdog都直接把头发理成最短的,这样可以增大理发的周期,省下一点时间,做些感觉比理发更有意义的事情。

格子衬衫老布鞋,一个平头走天下,都是因为时间不够用所引起的。所以,每到极限的时候,我们就会上演泰迪变巴哥的循环。

# <1>

今天是周末,又到了削顶行动的日子。

理发之前,照例要洗个头。可以让张狂的头发暂时的安稳一下,以便让头发听从理发师的摆布。

理发店里通常有两种洗头工具。一种是坐在板凳上,伸长自己的脖子,洗头的师傅肆意盘几下自己的脑袋,就可以快速结束;另外一种,是躺在椅子上,两眼或睁或眯,无神的望着天花板,直到洗头的托着你的后脑勺助你诈起。

女孩子通常都选择第二种方式,因为头发长,如果采用第一种方式,头发垂下去,容易遮住脸,容易贞子化。但是胖子不行,第二种方式会让他们脸上的肥肉铺开,成为一张难看的大饼,所以他们都自己在家里洗。

但像我这样的,一般都采取第一种方式。除了能够避免躺着看人的那种死亡角度,最主要的原因是可以节省时间。这是常年写代码留下的职业病:除了呆在计算机面前的时间,其他的都是一种浪费。

# <2>

但是今天,我的脑子一团浆糊没有逻辑。多日熬夜,让我现在看到电子产品,就有一种要吐的感觉。既然如此,我想要体验一下躺着洗头的感觉。

理发店里很火爆,看样子不同的职业工作日都被压榨的很可以,都集中在本该放松自己的两天里来修一修自己的毛发。

收银的小伙很帅,一头火红的头发,像极了公鸡的王冠。小伙热情的和我说,先洗个头吧,前面还有好几位顾客。

我最怕在这种封闭的空间里等待,尤其是这些客人都是你的竞争者,生怕你走个关系插个队。我和周围的人友好的笑了笑,表明了我也是个雏儿,没什么戾气也没什么关系,我会老老实实排队的。

嗯,要洗头了。洗头的只有一个妹子,长得很漂亮,可惜嘴撅的老高,一言不发,一脸的不高兴。

我暗自庆幸,幸亏不是一个口若悬河的祥林嫂。因为我今天要体验一下躺着洗头的感觉,碰到喋喋不休的在你耳边推销办卡优惠的服务员,就会非常的尴尬。我通常都会在对方说话的时候,礼貌的看着对方的眼睛。如果在我躺在那里洗头的时候,听到他们说话,就不知道是昂起自己的头还是挺起自己的臀,才能和对方视线相对。所以这很尴尬。

22

妹子静悄悄的让我躺下,脑补了一下她用纤细的手指试了试水温,就开始洗头了。

第一次这样洗头,全身僵硬,无法放松。也可能头仰得有点低,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倒流,全留到了脑袋中。传说中的脸红脖子粗,应该就是我现在的形象吧。

妹子的手很温柔,安抚了我躁动的心灵。慢慢放松下来,头有一点点阵痛,竟然有一种想要沉沉睡去的感觉。我不由的叹息,都是平常太累了,该照顾一下这具辛苦的躯体了。

# <3>

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感觉脸上热热的落了几滴水。水珠划在脸上,痒痒的难受。

我想要用手擦去,这才想起一只手里拿着手机,一只手里抓着眼镜:这是我现在最亲密的两样身外之物。这时候,正好有一滴水流到了我的鼻子底下。我心想,xjjdog不能是白叫的,于是伸出自己的犬舌,把水珠一口给舔掉了。

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。水滴咸咸的,明显不是洗发水的味道。于是我弓了弓腰,半眯着眼睛望了上去。

即使是这种死亡角度,我仍然能看到洗头妹子漂亮的脸蛋。她行尸走肉一样给我洗着头,几滴眼泪横七竖八的淌着却浑然不知。

我瞬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局促的我,全身都开始不自在,脑子里冒出上百个问号,又自己回答了自己。

这个头洗的很漫长。有了这样的初体验,我坚定了以后自己要立着洗头的习惯。匆匆从妹子手中拿过毛巾,我边擦头边站了起来,坐在了排队等待的板凳上。

# <4>

旁边坐了个大妈,满身珠光宝气。看我提着湿漉漉的毛巾在旁边擦,嘴角似笑非笑,悄悄的的往我这边挪了挪。

“刚才那小姑娘哭了吧。”大妈和我悄悄的说,“刚被她的老板给骂了,委屈着呢”。

哎呀?我一听就不对劲了,合着大妈一直在旁边观察着我们呢。我伸着舌头舔眼泪的动作,估计她尽收眼底。但我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心虚,于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大妈,鼓励她继续说。

“我常来这家理发店。这姑娘也会理发,可惜话太少”。大妈果然不负我的期望,继续唠叨,”不太会推销,也不和客人聊天,刚刚才被骂了。估计水平也不怎么地“。

“别的客人来了,一口一个找某某某理发师,就没一个找她的,宁可排队等也不让她理”。

我心里不由升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迈心情。一个能在你面前哭的女孩,哪怕是你眯着眼睛,你并不能无视她的泪水。

我走到收银台,和鸡冠小哥说,我有急事,就让妹子给我理发吧。

小哥一脸惊讶,然后说好。然后像看一只死狗一样看着我。

我和大妈打了个招呼,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理发。

# <5>

“把头发给我剪短一点吧,尽量的短,我很长时间才理发”。我和妹子说。

妹子感激的看了看我,点了点头,拿起了她的剪刀。

真正的宝剑,只有到了勇士的手里,才能体现它的价值。就如张小凡握着诛仙,独孤求败握着玄铁剑。此时的剪刀,在妹子手里,上下翻飞,像在雕琢一枚艺术品。

我满意的翘了翘嘴角:很不错的水平,可惜了这身本事,只能去洗头。

等我从冥想中醒了过来,理发已经结束了。我从自己的兜里,掏出自己的眼镜,郑重的带上想要看一看自己的高光时刻。

SYTC11437408071819 “擦?怎么这么短?” 看到自己的发型,我立马暴走了。这根本就没有发型,几乎给我理了个秃子。真难为妹子只靠一枚剪刀,就达到如此效果。

”这太短了吧“ ,我瞪着眼问妹子。

“可你也并没有和我说,要把头发留多长啊”。妹子一脸无辜的看着我。

我气的说不出话来。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要顶着这关溜溜的脑袋去上班了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鸡冠小哥跑了过来,看到是我,嘴角抽搐了几下,忍着没笑。

“没事”。我摆摆手,拿起自己的大衣披在身上,到收银台去结账。这头发的长度,根本不需要吹风机。旁边的大妈斜着眼睛和旁边的人说话,我感觉她在说我。

出了理发店的门,微风吹来,头顶有丝丝凉意。我依稀能听到门内妹子的辩解:“是他和我说让我理的尽量短些啊...”。

#

我长叹一声。这和我们软件的工作,是如此之像。一句话需求,模模糊糊;不善交流的技术牛人,闭门造车。即使是信任的光辉,也无法照亮这蹩脚的沟通。

只有那些吃瓜的旁观者,才能看出这两者的问题,但又关他们啥事呢?

作者简介:小姐姐味道 (xjjdog),一个不允许程序员走弯路的公众号。聚焦基础架构和Linux。十年架构,日百亿流量,与你探讨高并发世界,给你不一样的味道。我的个人微信xjjdog0,欢迎添加好友,​进一步交流。​


关注回复 技术 关键字 ,即可 获取 海量资源

鲁ICP备2020043359号-1